•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574110383
    长沙建筑工程施工纠纷lovebetapp

    地标性建筑争当某地第一高楼实为好高骛遥

    当前位置 : 首页 > 建筑房产

    地标性建筑争当某地第一高楼实为好高骛遥

    * 来源 : * 作者 :
    文章导读:  不妨先从争议双方的焦点开始评析。  赞成者以为,当前中国的快速发铺以及城市化入程的加速,决定了中国目前城市发铺的建设定位要以国际化的眼光和
    关键词: 争当,地标,某地,实为

           不妨先从争议双方的焦点开始评析。

           赞成者以为,当前中国的快速发铺以及城市化入程的加速,决定了中国目前城市发铺的建设定位要以国际化的眼光和尺度来衡量,而以打造现代贸易文化为目的的"地标性建筑”,在未来的中国城市发铺中是一个"引擎”。

        而从国际上很多"快速崛起”时期的发达国家来望,都是在其迅猛发铺时期兴建的"地标性建筑”。

           而反对者的主要论点是,以中国目前城乡,地区差异的现状望,建设"地标性建筑”不如用这些资金和资源解决现实中的"急所题目”,如加大社会保障,"三农”等公共性投进。

        以目前中国转型期的现实情况望,建设"地标性建筑”等同于"形象工程”。

           客观地评价,这两个观点都有价值,反映的是当前社会中的不同人群的"价值坐标体系”。

        一般性的褒贬此种争议无益于厘清其中的逻辑脉络。

        那么,到底以哪种眼光望待"地标性建筑”呢?它该建或不该建的基准又是什么呢?   实在,要归答这些题目并非解答"天问”,一个最为理性的答疑就是望建设"地标性建筑”是不是市场行为。

           毫无疑问,一个时代必然有一个具有时代特征的建筑风格。

        这点,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从大历史角度以及从建筑史的角度都不难得出这个结论。

        但是,由于"好大喜功”而"穷绝国力”以至"王朝更迭”的故事,也并非鲜见。

        衡量该不该建设"地标性建筑”抑或"时代性建筑”的杠杆,实在就在于这些建设的主体,是不是市场行为或现实需要,是不是反映了当代的财富创造需求,而且这种财富创造的需求能不能给当代大多数人谋取利益。

           从中国当前的现实望,已经到了人均GDP3000美元的发铺阶段,从国际上很多大国崛起的阶段性分析观察,大都是在这个时期涌现出很多"地标性建筑”。

        此外,中国的城市化已经到了转型期的枢纽阶段,各地泛起或筹建"地标性的建筑”,应该说不足为怪,不能一棍子打死,也不能一概而论地视之为"形象工程”。

        但是,假如一个城市本身的综合实力有限,很多的民生题目仍旧处于"矛盾的焦点”,加之建设的主体只是一种"官方行为”,花的又大多是"纳税人”的钱,那么,建这样的"地标性建筑”,当然就是一种"暴殄天物”的表现。

        而且,从长遥来望,这样的"地标性建筑”必然打上"形象工程”的烙印,成为"好大喜功”者的"墓志铭”。

           假如从这个角度分析,我们便不丢脸出,一些地方从打造地方贸易文化中央的目的出发,以"地标性建筑”成为聚合城市资源,晋升市场"人气”的"引擎”,则无可非议。

        反之,一些地方纯粹为了"吸引眼球”,以政府投资,兴建诸如"帝国式建筑”,争当"某地第一高楼”的所谓"地标性建筑”,就只能视之为"好高骛遥”了。

           因此,该不该建设"地标性建筑”的评价尺度,必需要以理性的眼光分析,其中,以市场为主体,以城市发铺需求为基准,以未来"聪明城市”为定位,以符合城市尽大多数人的利益为方向而建设的"地标性建筑”,才是被当代以及昆裔人所接受和赞许的。